第953章上官世家16_剑诛江湖_修真小说_极品媳妇
极品媳妇 > 修真小说 > 剑诛江湖 > 第953章上官世家16
    涂风的话音才刚落,只见十几道身影眨眼间便从屋顶上跳了下去,那动作竟比他们出现的时候还要犀利很多,简直都让苏陌寒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人跑得既然如此利落。

    那涂风见了更是气得咬牙切齿地抱怨起来:“枉我平日还跟他们称兄道弟,这才刚一说完后果由我一人承担,这一个个跑得就没影了,真是世态炎凉,人心难测啊!”

    “我看你现在这样回去也难交差,倒不如跟着我一块离开安阳吧!”苏陌寒见涂风看破了这些所谓的同僚关系,试图想要策反涂风,毕竟能够多一个引路的当地人,那对他离开安阳的帮助势必更大。

    可这涂风并不是苏陌寒三言两语就能说得背叛主子的,虽然这个涂风的确贪生怕死,但他起码还是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道理。

    更何况跟着苏陌寒的危险一点也不亚于他回去所要承受的处罚,所以涂风当即便讥笑了起来:“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带我一起离开,我看你是在痴人说梦吧?”

    “我知道安阳上官家族的实力,不过你只要跟我联手,凭借我的武功,再加上你对地形的熟悉,小小一个安阳城绝对是困不住咱们的。”苏陌寒见涂风没有直言拒绝,所以也就还对他尚且抱有一丝希望了。

    当然涂风没有直言拒绝苏陌寒并不是因为他会接受苏陌寒的提议,只是他在害怕现在苏陌寒没有了任何的威胁,万一自己再拒绝了苏陌寒的要求,那苏陌寒在看到自己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的情况下,害怕自己会因此而小命不保。

    所以涂风又继续跟苏陌寒周旋了起来,他缓缓说道:“这安阳城可是南来北往的商旅必经之地,城市早在百余年前就发展得非常繁华了,而我只不过是上官家族里一名小小的家仆,哪里了解偌大一个城市的地形,好汉找我合作算是找错人了。你看我都按照你的要求把他们支开了,我能做的也就只有那么多了,所以还请你就把我当作一个屁给放了吧!”

    “不行!”苏陌寒面对涂风那么一番虔诚的求情之言,却用非常痛快的两个字就给拒绝了。

    这让涂风倍感意外,他立马便惊诧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啊?难道你想斩尽杀绝,就连我这样一个小人物也不肯放过吗?”

    苏陌寒那么痛快的拒绝放了涂风其实也不是要斩尽杀绝,真的要是那样的话,苏陌寒早就已经对涂风下杀手了,那又何必再跟涂风废话那么多呢!

    原来苏陌寒之所以不肯就这样放了涂风,那是因为他察觉到自己施展轻功走了那么远,又身处在屋顶那么高的地方,可是却依然看不见尽头有城墙之类的存在。

    因此苏陌寒开始对农夫所指的路质疑了起来,所以他才不肯放了涂风,那都是源于他想从涂风口里知道真正的路线。

    这苏陌寒选择涂风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因为这个涂风比较的胆小,又没有农夫那么多的鬼把戏,所以也就更容易从他的口中得到真正的信息。

    于是苏陌寒对涂风解释了起来:“阁下误会了,我只是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了我,那我立马就放你离开,但你如果要是敢有半句虚言,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涂风一听苏陌寒都答应要放他了,赶紧应承道:“好汉有什么就尽管问,只要是小的知道的事,一定对好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苏陌寒对涂风爽快的回答非常满意,所以他也没有再卖关子,也很干脆的问道:“从这里要想去安阳城的东门,到底应该怎么走?”

    然而苏陌寒觉得这个对于涂风来讲随口都能回答的问题,没想到却让涂风变得犹豫了起来,上过一次当的苏陌寒知道,人要是在一个问题上犹豫不决,那一定是在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编织这个谎言。

    当然苏陌寒不能让涂风又来糊弄一次了,所以他当即便冲着涂风喝道:“好哇!我看你那么犹豫,一定是在想谎话来骗我,那我先把你舌头给割了,免得你再去骗别人。”

    “好汉冤枉我了,我是在想应该怎么给你指路,你才不会走错,真的没有想要糊弄你的意思,求好汉饶命啊!”涂风态度非常诚恳,好像并不是在说谎。

    苏陌寒这才把剑又放回到了涂风的脖子上,并厉声说道:“你只需给我指明东门的方向,至于应该怎么去就不必你来操心了,现在赶紧给我指出来,要是你再有片刻迟疑,我这次直接抹了你脖子。”

    “好汉饶命,我只是想要给你指一条相对比较安全的路,因为这样你就不会再回来找我的麻烦了,小的真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啊!”涂风一边解释,一边指出了东门所在了方向。

    果然这个涂风所指的方向竟跟农夫完全相反,所以这才使苏陌寒完全相信自己确实又被农夫给骗了。

    当然因为有了多次被农夫欺骗的经历,苏陌寒这次也特意留了个心眼,他又专门试探了一下涂风。

    “好大的胆子,竟敢跟我耍花招,我早就已经问过可靠之人了,东门根本就不在那个方向,看来你是真的活腻了。”苏陌寒说得一本正经,就好像说的跟真的一样。

    这可把涂风给吓坏了,他身子也是不停的颤抖,嘴上也是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冤枉啊!小的说……的可都是……事实,好汉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要是我有……半句虚言,就让我全家……不得好死。”

    苏陌寒见涂风那么紧张,甚至还拿一家人的性命来发毒誓,也就这样相信了涂风没有说谎,于是苏陌寒把剑从涂风的脖子上撤了下来,并脚尖轻轻在那瓦砾上这样随便一点,身形径直便奔着涂风所指的方向去了。

    原本涂风吓得还呆立在那里紧闭着双眼,不过他很快也察觉到了贴在自己脖子上的剑好像移走了,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竟真看到了苏陌寒奔着他所指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