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妖香散_请叫我天师大人_玄幻小说_极品媳妇
极品媳妇 > 玄幻小说 > 请叫我天师大人 > 二十二 妖香散
    虽然我很怕死,但是看在姜经年那么诚恳的态度,以及有感于他对姜玲珑那份父爱之情。我个人表示深深感动的同时,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自责,并且愿意理解和举双手支持他的这份父爱。

    我看着手机上刚刚接到的银行短信为我自己的伟大和热心肠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可惜的是兔子这种生物完全不能理解我的善良正直。

    “老娘以为你转性了那,合着还是狗改不了。”

    看看她那粗鄙的言语,我都懒得和她废话,免得被她玷污了我纯洁的心灵和形象。

    出租车适时的在某条街道上停下,刚一下车,我就有点合不拢嘴了。

    虽然已经天黑了,但满大街的俊男美女反而不少,俊男就算了,娘的跟什么似得不好看。倒是那一个个妹子

    啧啧啧,看看这一条条勾人的大白腿看看这一对对晃眼的高傲哎呀妈呀,这妹子是穿了泳衣出来吗霍霍这热裤跟裤衩似得

    我优雅的拿衣袖擦了擦嘴,咽了口唾沫。

    哎嘛,这会儿咋那么想弄瓶奶喝

    “看看你那猥琐的样子,你就不能正常点吗”

    “我现在就很正常。”

    这娘们儿,真是没眼力界,麻烦你让开一点不要挡我视线好伐

    “你现在的样子跟看见了骨头的二哈有什么区别”

    这种弱智问题也就兔子能问的出来,我理直气壮的回答她“区别就是我看见的不是骨头”

    这次的斗嘴难得以我的胜利而告终,于是享有“战胜国”权利的我,免费的享受了兔子的人工化自动行走服务。

    我双脚打着飘儿冲一大片朝我围观的美女们挥手,这感觉实在是幸福极了

    特别是妹子们一个个冲我指指点点,应该是在议论我的帅气。

    哎真是帅到动人、寂寞如雪啊。

    我还想再跟妹子们挥挥手,轰轰隆隆的音乐声突然从背后涌来。

    兔子拎着我进了一家店。

    扭头,我愣了愣。然后伸手去摸兔子脑门。

    这婆娘不会是刚刚斗嘴输给我所以刺激坏了脑子了吧

    啪。兔子直接打掉了我的手,改提为薅,直接拽着我上了二楼。

    我都不知道什么好了,一向反感夜场这种地方的兔子居然会带我来夜店

    这冲击力比让我现在去找个大老爷们儿搅基还要让我难以接受。

    “我兔子,你没事儿吧哪儿不舒服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药或者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真不行我现在去找罗大师,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对脑科疾病有没有研究,但好歹也是”

    啪

    脑袋上挨了一巴掌。

    “你丫能闭嘴吗。”

    呼我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还能动手明没烧坏脑子。

    侍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见缝插针的冒了出来,兔子麻溜的点了两杯酒。

    我恋恋不舍的看着露着半拉屁股的女“护士”走远,这才回过神,心里纳闷“你好端端的带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你不是最讨厌夜店什么的了”

    兔子白了我一眼,难得声了一次“开你天眼看看,动作心点。”

    我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老实心的快速掐了手诀。

    视线恍惚一下又重新聚焦,然后我差点没把胆汁儿给吐出来

    原熙熙攘攘的人群、成片成片的帅哥美女此刻在天眼下哪儿还有刚才的样子

    视线所及,跟踏马进了动物世界似得

    狼啊、狗啊、马啊、乌鸦啊、老鼠啊、仙人掌啊、茼蒿啊、菠菜啊、柳树啊、蛤蟆啊、鸡啊、鸭啊、蛇啊、猫啊那边还有一只老王八那边还有头驴

    整个夜店三分之二全是新时代的妖怪。

    我觉得我即便是坐着,腿肚子都有点打哆嗦。

    这尼玛是妖怪窝啊

    我敢肯定自己脸色发白,倒是兔子老神在在。

    “先生女士,您要的酒来了。”

    我一扭头,一张蛇脸出现在我眼前,吓得我差点没一脚踹上去。

    她身上的护士装倒是让我意识到我刚才恋恋不舍的居然是一条蛇的屁股

    问题是蛇有屁股吗

    这个问题让我有点头晕,没由来的佩服起当年的许姓前辈,那是一位实力渣渣胆气过人的大能啊

    怪不得人家能荣登天师教科书之历史名人篇。

    我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味道不错,不过好像有点迷人。

    等蛇妖走远,兔子端起酒杯,才轻声的跟我来了一句“这家夜店,老板姓钱所以现在明白我为什么带你来了吧。”

    “不知道”

    我摇着头,然后亲眼看见她把刚喝进去的那口酒给喷回了杯子里。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么个弱智的家伙”

    “这句话其实比较适合我才对。”

    嗷

    我以为隔着一张桌子兔子应该够不着我的脑子了,不过我完全忘了她还有兔子腿儿那。

    “你还能再弱智一点吗有时候我真好奇你这种货是怎么活下来的。”

    你要问我什么高深的问题我未必知道,关于我的成长经历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前半生蹭吃蹭喝,认识你之后混吃等死。”

    “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腿上又挨了一下。

    我是不话了,端酒喝了一口。

    估计兔子最近明显是到了每月的那几天

    别跟我兔子精有没有那几天,你问我我问谁去。

    “这家店是钱残风跟人合伙开的,你现在也看到了,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妖怪。”

    “嗯嗯。”

    “你不觉得哪儿不对吗”

    我想了想,脑子有点飘“他应该去青丘请一批狐狸精回来,比较能拉拢人气。再不行去白骨派或者尸宗勾搭点记名弟子出来,那两家才是红粉骷髅、妖皮艳骨。”

    “我问的是姜玲珑的事儿不是让你搞什么发展建议”

    我愣了愣,晃了晃脑袋,觉得有点不对。沉眉闭眼,浑身血气涌动直冲脑海。

    大脑热意滚滚,瞬间我感觉精神清明了一分。

    我眉头一皱端起了酒杯,心晃了晃,天眼紧盯之下,红酒中分明有一丝迷蒙氤氲在舞动。

    擦怪不得刚刚总觉得醉人,话怪怪的

    这就里面分明下了妖香散

    怪不得连兔子也没发现。

    妖香散无色无味,对妖怪来没什么用处和坏处,掺它就跟掺水一样。不过对寻常人类来,却有迷惑和致幻的作用

    看这酒杯里氤氲舞动的样子,显然这妖香散的量还真不少关注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